吉林市东福米业走出智慧农业之路,一年轻松赚600万

图片 1

吉林市东福米业走出智慧农业之路,一年轻松赚600万

图片 1
机械化收割水稻

贴上“大荒地”标志的吉林大米,消费者只要用手机轻轻扫一下包装上的二维码,该袋大米的“成长经历”便一目了然。作为吉林省大米着名品牌的“东福米业”,在这次吉林省“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十大农产品品牌”评选中,又一次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

四川泸州市天蜀农机专合社的刘道金、刘道国两兄弟来,早年是制衣企业的老板,如今却是泸州最大的“种粮大王”。刘道金、刘道国共种植水稻5600多亩,但是只请了6个工人管理,依靠农机发展机械化种植,轻轻松松的赚了600多万元。2月15日,省农业厅有关领导来泸州调研时,对刘道金、刘道国两兄弟机械化耕作模式的示范引领效应给予了高度肯定。

吉林市东福米业有限责任公司坐落在粳稻贡米之乡——吉林市,是一家集科技研发、水稻种植、农机服务、稻米加工、杂粮生产、土特产加工、玉米烘干、秸秆燃料加工及生态农业观光旅游于一体的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

【不做老板 返乡变身“种粮大王”】

从租赁一家国有农场开始,到建成了4380公顷的绿色水稻生产基地和600公顷的集中连片、旱能灌、涝能排的标准化有机水稻生产基地。从种子、化肥到水、土全程可控,水稻生产的整个环节都在掌控之中,东福米业水稻生产基地已经成为“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和“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示范基地,被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评为“国家级绿色水稻标准化示范区”,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的样板基地。

40多岁的刘道金、刘道国两兄弟,是泸州市龙马潭区石洞镇岳坡山村人。而在返乡前,他们是广东中山市一家拥有200多名员工的制衣企业老板。

从一家磨米小作坊起步,发展到现在世界最先进的精米加工技术,年产20万吨精米加工能力。公司自有品牌“大荒地”也在2013年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产品走进了G20峰会。原本每斤一两元的大米被卖到十几元、几十元,有机米“福稻”甚至卖到每斤上百元,在国际市场与日本着名品牌月光稻市场争雄。

“我们返乡种田,看准的是国家对粮食生产的重视。”刘道金、刘道国告诉笔者。

70多岁的高级农业师、全国劳动模范乔明儒解开了这个谜:大荒地村位于最适于稻谷生长的中温带,再加上多年的沼泽地令黑土层深达两米以上,出产的大米是口感最好的。

2007年9月,历经20年打拼、已成为制衣企业老板的刘道金、刘道国两兄弟,面对开始走下坡路的制衣市场,经过合计,毅然将经营了8年的企业转让,返回泸州当农民。刘道金和刘道国下决心务农,缘于他们在经营企业期间时,租用的100多亩土地每年给他们带来的丰厚回报。

站在东福米业现代化农业监控系统的大屏幕前,如今东福米业所在的大荒地村已然是另外一番情形:5000多公顷的水稻种植基地,田地里安装上了摄像头,无线传感器实时采集农业生产现场的光照、温度、湿度等参数,监控大厅里的工作人员随时可以查看庄稼的生产状况,数据精确到每分每秒。

原来,2000年刘道金和刘道国在经营制衣厂的同时,在厂子近邻的农村租用了130多亩田地,自繁自养生猪、养生态鱼、种果树。此举不仅满足了企业伙食团的肉食所需,每年还要赢利30多万。然而,令刘道金、刘道国两兄弟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市场风云变幻,从2007年返乡至2011年的几年间,两兄弟先后养猪、养牛、种大棚蔬菜,但效果均不理想,尤其是养猪和种菜,还倒亏数十万元。

在水稻种植的基础上,绿色环保循环经济也开始起步,鸭稻共养,蟹稻共养,鱼稻共养,碎米制成米酒,稻壳压缩成碳棒用于供暖,炉灰作为有机肥原料又回归稻田。可以想见那温馨美好的画面:鱼儿游于稻田间,欢鸭肥蟹,青山绿水,米谷飘香。如今,东福米业生产的大米,十分受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欢迎。

痛定思痛,2012年9月,经多次考查,刘道金、刘道国来到了重庆和泸州交界的泸县方洞、喻寺、福集和荣昌县安富镇,以每年近200万元的租金连片租用了5600多亩稻田种水稻,两兄弟一举成为了泸州市最大的“种粮大王”。

东福米业从育苗、插秧到田间管理、收割等生产流程,全部实现了信息化、机械化、自动化、标准化生产。标准化、集约化、规模化带动了农业机械化,在东福米业的农机服务中心,配备机械化装备及各种大型农机已经有500多台套,机械化程度达到了80%以上。从育苗—施肥—翻耙地—插秧—田间管理—收割―运输,全程采用机械化作业,彻底改变了中国农民数千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种模式和农业生产方式,也大大提高了农业劳动效率。

【农机助力 规模种水稻年入600万】

来到刘道金、刘道国两兄弟停放机具的院子里,拖拉机、旋耕机、插秧机、收割机、灭茬机、打浆机、烘干机一应俱全,达42台。“单买这些机械设备就花了230多万元。”看着院落里排列整齐的农用机械,两兄弟笑容满面。

刘道金说,虽然种植的水稻达5600多亩,但他们只请了6个工人,一年春播秋收就能轻松搞定。“我们的农机,均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刘道金介绍,两台犁田的拖拉机,每台价格达20万元;一台乘坐式插秧机,价格就达到10.5万元。“机具买价高,效率也高。”他说,一台进口拖拉机,一天翻犁稻田达40余亩,较普通犁田机要多翻近20亩;而一台乘坐式插秧机,一天可插50亩,是手扶式插秧机的3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