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财富局正在切磋草拟,发改委副总管

国家财富局正在切磋草拟,发改委副总管

  沉寂多年的电力行业改革今年将有较大突破。

内容提示:上述人士告诉记者:“除此外,国家能源”十二五”规划也将体制机制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目标和任务。在以往的规划中,体制机制改革仅作为保障措施,足见改革的地位之高。”

  “今年上半年将在国内全面实行阶梯电价,阶梯电价改革方案已经国务院审议通过。届时,全国各省将分别制定方案推进。”
3月7日,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向记者透露。

我国能源体制机制改革将有专项指导文件出台。本报记者从接近国家发改委人士处获悉,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正在研究起草《“十二五”能源体制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有望成为能源领域改革的纲领文件。

  这是居民阶梯电价征求意见一年半之后,官方首次给出实施时间表。根据去年12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指导意见,城乡居民每月用电量分为满足基本用电需求、正常合理用电需求和较高生活质量用电需求三档,电价实行分档递增。第一档电价保持稳定,不做调整,第二档电价提价幅度不低于毎度5分钱,第三档电价要提高3角钱。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除此外,国家能源”十二五”规划也将体制机制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目标和任务。在以往的规划中,体制机制改革仅作为保障措施,足见改革的地位之高。”

  但居民用电量仅占全社会用电总量的10%左右,电价改革尚未向占75%以上的工业用电拓展。

根据本报记者了解,国家能源管理部门已确定的改革内容,重点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煤炭和油气资源管理、天然气管网经营管理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理顺各类能源产品价格。

  此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将“研究推进铁路、电力等行业改革”。而从目前迹象看,电价改革可能将先于电力体制改革。

目前,中央与地方之间、煤电油气各领域均有不同的体制和机制症结。无论是资源配置、资源开发管理,还是资源产品价格、流通管理,各个环节均有不同矛盾和问题,迫切需要梳理和改进。

  自2002年起,电改已历经十年路程。中国经济社会改革行至当下关键时点,中央政府是否有决心推进仍未明朗。但电力体制的弊端已在不断沉淀,改革迫不及待。

去年12月,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带队前往甘肃省和重庆两地调研,听取内蒙古、陕西、甘肃、宁夏、湖北、四川、重庆、贵州八省(区、市)有关部门、行业协会、国有和民营能源企业代表及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冶集团董事长经天亮向本报表示,“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改革决心,今年的电改可能仍会落空。我们听到的还是临时价格措施,没有再启动电改的迹象。电价改革顾虑重重。”

能源局调研文件显示,能源体制机制改革意见主要集中在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理顺中央和地方能源管理权限、推进垄断行业改革、加快煤炭流通体制改革、合理选择改革试点等方面。

  西部省份力争电力议价权

理顺中央与地方能源管理权限

  在本次全国两会上,来自西部省区的一些代表对电力调度、议价问题反映强烈。

在国家能源局调研中,中央与地方之间的能源管理权限、资源开发权益分配、资源垄断等敏感问题被摆在台面上。此前,曾有能源省份因矿权管理权限问题,与中央企业发生冲突和矛盾。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政协前主席王学仁在政协中共组的讨论中提出,作为水电大省的云南电力大量外送,却未能享受资源带来的红利,反而承担资源环境压力,在电力调度、电网建设、电价制定上没有话语权。

参与调研的专家和企业建议,进一步理顺能源管理体制,科学合理划分中央与地方的能源管理事权及职责。

  “电力体制没有理顺,形成一种垄断体制。水电资源地付出高昂代价,但是对电力输送、电能利用、电网规划、电价制定没有相应权利。西部小水电存在有电送不出,压价上网等问题。”
王学仁说。

“中央政府应更注重发挥能源战略规划、产业政策的指导作用,重点抓好能源中长期规划、供需总量平衡和重大项目布局,下放或放开部分项目和价格审批权限,减少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在明晰权责、加强监管的前提下,给地方政府和企业更多、更灵活的自主权。”

  王学仁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参与过多个云南水电基地、西电东送等项目的调研。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